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urenchu1972 的博客

 
 
 

日志

 
 
 
 

请教《北京日报》社长三个问题  

2010-05-25 22:14:3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北京日报》社长发表了一篇题为《必须旗帜鲜明的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我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却越看越糊涂,对文章中某些言辞实在是不敢苟同。社长先生所提的那些历史观点和结论,都不是新鲜货色,三十年前就已经有了,我在小学读书时就听说过,初、高中又学了无数次,两只耳朵都听出老茧。

      过了三个十年,社长先生又重新搬出这些旧论,难道你没有感到它们的陈旧感吗?老歌新唱,偶尔怀怀旧情也是可以理解。若是把它当做神明又一次供养起来,那就很有问题。为了排解心中的疑问,特向社长先生请教有关文中的三个问题,以此表明我个人的看法和意见。

      一.有关国民党在抗战时期的作用问题:

       众所周知,中华民国从1912年1月1日正是成立起,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这近四十年时间,它都是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中华民国是举世公认的主权国家。而国民党作为掌握政权的执政党,其政治地位是不能否定的。从1931年九·一八日军侵占东三省,再到1937年的七·七事变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开始,然后是1941年12月8日日军偷袭美国珍珠港爆发太平洋战争,直至最后1945年日军投降二战及抗日战争的全面结束。八年抗战外加之前九·一八后与日军周旋的国内抵抗力量,基本上都是以国民党政权领导下的军队为主,这是无容置疑的事实,国内外都有大量的文献资料可以证明 社长先生在自己的文章中声称,现在有人故意夸大国民党极其军队在抗日战争中的历史作用。那我要反问社长,我们对国民党在抗战中历史作用的判定有没有一个较为公平合理的标准呢?如果是夸大他们的作用,请问夸大在什么地方?具体是什么内容?另外,我要弱弱的再问一句:我们大陆这边有没有资格去判定国民党在抗战时的历史作用?

       据我所知,在西安事变之前,与日本侵略军正面交战的大都是国军,所谓国军就是当时国民党军队的简称。而西安事变后,国共第二次合作,中国共产党的抗日军队也是以“新四军”和“八路军”的名义编入国军。这就很说明问题了,为什么不反过来,所有国民党军队都整编成共产党的队伍而与侵华日军作战呢?它恰恰证明国民党军队才是抵抗日寇的主力军,完全是占据抗战主导地位。台儿庄大战、淞沪战役、长沙会战等,都是以国军方面参与。共产党军队参与的战役有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等,尽管上述战役有输有赢,但若从规模大小,和激烈程度来看,国民党部队是抗战主流,共产党部队则是抗战支流。

       说个小插曲,对于百团大战,在那时共产党军队高层曾有不同意见,其内部是存在争议,指挥战役的那位知名将军还受到批评,有人认为这次战斗是盲动,应该保存自家军队实力。直到文革后,才对百团大战持肯定的态度,不知社长先生对此有什么想法。虽然,我也同意这个说法,抗战胜利是全中华民族团结一致,齐心协力的结果。但是,国民政府和国军是抗战主力,起到关键作用,这是事实的真相。对国民党军队抗战的正统性进行质疑,我个人认为是对抗战历史的严重歪曲甚至是污蔑。

      二.有关统一思想的问题:

       我只想再反问社长先生,思想需要统一吗?人为什么一定要统一思想?难道作为一个独立的人不能拥有独立的思想吗?社长先生提到所谓“统一思想”的内容,我左思右想,总觉得跟“专制”这层意思很相近。

      《北京日报》和社长先生所主张的“思想”理应只代表报社和社长个人,不一定全体中国公民都要接受。向公民宣传“思想”是一回事情,公民愿不愿意接受则是另一回事情。万事不能强求的道理,以社长的渊博学识应该很清楚。

       中国有十几亿的人口,对某件事情,某个事物,某种主义或思想,每个人的观点肯定是各种各样,我们是否有必要,利用强制手段或方法去统一大家的思想呢?社长先生能不能告诉我,它的必要性在哪里?中国的每一位公民都有独立思考的权利,这种权利是与生俱来,是天赋的,不是某个人,某个党或某个组织团体恩赐。谁也没有资格和权力去强制谁接受某种思想,社长先生自然有权利宣传你的思想,对像我这样的普通大众来说,同不同意,接不接受不是有你社长所能决定,起决定和选择权在我们手里。最起码,我个人是不认同你的思想,更不会去接受它。

        三.有关文革问题:

        社长先生在文章中把文革比作“财富”,对于这一点,我也是赞同,它是一笔沉重的,血淋淋的“财富”。不过,很显然社长先生对文革的评说是避重就轻,认为它是新中国前30年进行社会主义实践的失误而造成的,我是从文章的字面意思里得出如此结论。

       令我遗憾的是社长先生没有明确解释为什么会发生文革,它是偶然发生还是必然发生。也没有说清楚,文革的发动者要不要担负必要的政治和刑罚方面的责任。其实,站在现代社会的立场,回望文革,我认为它不仅是“财富”,更是一个“政治包袱”。因为对文革余毒余孽没有彻底的消毒和扫除,它的后遗症至今还对我们的国家和社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副作用。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则是我们在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伊始,没有对文革灾难性的后果,做出深刻的检讨和反省。对文革遗留的一些问题,特别是政治责任问题,最高责任人没有给予严厉的追究。相反,采取回避和掩盖的错误政策,即便是审判处罚了一批人,那也是只打小鬼不打老鬼,抓小放大罢了。中国已故著名作家巴金老先生,生前就说过,希望建立一座文革博物馆,用实物展品来警示我们的后代,不要再发生文革的悲剧。非常遗憾,他的愿望最终还是没有实现。因此,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也许在今后的某个时期,文革会死灰复燃,可能形式上有所差异,但其实质却是相同,就是人斗人、人整人、人杀人。

      在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同时,也不应该剥夺公民质疑历史的权利,官方指定的历史,作为普通民众有权对其质疑并提出自身的观点和看法。一个真正的民主,多元化的社会,对于看法不同,观点各异的历史评说,应该是共存共荣。而像社长先生那样,用官方对历史的结论来压制民间不同意见和看法,这种手段很不妥,给人的感觉好像又回到文革时代。我真诚希望社长先生不要那大帽子压人,时代不同了,要与时俱进,不要墨守陈规。什么必须呀,什么旗帜鲜明呀,什么反对呀,看着这些词儿,我就觉得很可笑。这都什么年代了,用强制方式灌输什么,规定什么,统一什么,早已不符合新世纪的中国社会。

       我奉劝社长先生,有空闲时间,多做些调查研究,国内的历史资料要查,国外的相关历史资料也要查。与其只听一家之言,不如多学百家之论,偏听偏说只能产生狭隘的历史观,学众家之长并通过自己的独立思考,才能总结出客观公正的历史观点。请社长先生好自为之,多接触新气象新事物新思想,不要固步自封,成为不折不扣的井底之蛙。

  评论这张
 
阅读(105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